<tt id="cywcq"></tt>
  • <input id="cywcq"></input>
  • <s id="cywcq"><input id="cywcq"></input></s>
    <input id="cywcq"></input>
  • <small id="cywcq"><blockquote id="cywcq"></blockquote></small>
    close
    訪問量

    深度解讀:中糧“退婚”,王老吉“敗訴”,加多寶的上市路更近了

    2020 / 05 / 08
    分享至:

    | 快消公眾號 納蘭醉天



    加多寶這個品牌還值錢嘛?



    近日的快消行業,很忙。先是東鵬特飲沖擊IPO,再有農夫山泉披露招股書;之后,畫風一轉,加多寶回購中糧股份,雙方和平“分手”了。但凡了解老納的粉絲都知道“搶新聞”不是咱強項,并且,老納覺得“好飯不怕晚”。



    再者,老納也想看看其他媒體的解讀。果然,“小伙伴們”只是報道了一下雙方“分手”這事兒,順帶猜測一下加多寶是不是上市不行了……



                                          



    而加多寶呢?則在自家公號發文說:我們和中糧感情依然很好,未來,中糧會推動加多寶上市。終于,在與王老吉持續交戰幾年后,加多寶不僅在銷量上被王老吉超越,就連“公關”也被老王超越了。


    01



    緣何“悔婚”



    從加多寶2018年喊出三年上市目標后,很多人心里都已認定:最后幫加多寶上市的、一定是中糧,尤其是2019年前,中糧董事長王金昌出任加多寶董事長一職,大家更堅定了這種想法。



    可如今,加多寶突然回購了中糧包裝的股份,中糧的“地位”,看上去只是加多寶的一個供罐商罷了。從加多寶危機時,中糧雪中送炭;到合作股份不兌現,雙方對簿公堂;再到加多寶賠償2.5億誠意金后,雙方重歸于好;誰曾想,卻落得加多寶回購了股份的“結局”,這樣的劇情下,中糧還會繼續支持加多寶上市?



                                             


                                                                                                                                                                                                              圖/無冕財經


    最讓人擔心的是,加多寶與王老吉的官司。大部分加多寶和王老吉官司都已終結,王老吉是先贏后輸,加多寶也不算贏,只是沒輸,因為雙方從廣告語、裝潢權等等,都實行了共享,但有一個最大的索賠案件還沒有結果。



    這個案件就是:2012年雙方分手后,廣藥起訴加多寶在2010-2012年經營王老吉品牌獲利案。起訴標的從10億,到29.3億,一度創下中國商標史上最大索賠金額。2014年,廣東高級法院判定加多寶需要支付給廣藥14.4億余元。



    這個案件在20197月被發回重審,只是,后來這件事再沒新進展;如今,加多寶失去了中糧這個靠山,廣藥會不會趁機給加多寶祭出“致命一擊”呢?

    不過,大家認定的事實,就一定是事實嗎?


                                         



    首先,說下加王的案件。這幾年,加王的品牌之爭,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加多寶從一敗再敗到一勝再勝,所以,坊間認定是因為加多寶有了中糧這個靠山。這種說法,其實是對中國司法進步的否定。



    前期,官司對廣藥拖住加多寶的發展有很大的作用。彼時,加多寶的發展完全沒有方向,因為,不知道哪天廣告語、包裝等就不能用了。當時,從上游供應商到下游客戶,大家都是“做一天、算一天”的心態。



    而如今的情況是,廣藥的銷量已經超越了加多寶,再與加多寶打官司,不僅不會“狙擊”加多寶,反而是在給自己“找罵”。所以,雙方最后那一個官司,應該不會對加多寶有太大影響。



    最后,說說中糧和加多寶的分手。



    20178月,中糧包裝以追加10億現金及加多寶欠的10億包裝費,共計20億入股加多寶,換來清遠加多寶30.8%股份及加多寶品牌作價30億注入清遠加多寶。



    2018年,加多寶經歷了換帥風波及被中糧包裝斷罐半年,在那年的春節大戰前,現總裁李春林在與媒體朋友的見面會上提及,加多寶與中糧包裝的股份關系。李春林在會上說,最后的解決辦法就是從中糧回購股份,因為,把加多寶品牌注入清遠公司,對上市十分不方便。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之后,中糧包裝與加多寶為商標之事對簿公堂,加多寶支付中糧2.5億后,還要按合同辦事?!斑€是一場生意”,就當大家感嘆中糧和加多寶“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的時候,中糧竟然同意了加多寶回購股份,代價是15億,第二期需要在731日前支付。當然,還有承諾的分紅2.38億在2021年底前分七期付清。



    這,為加多寶掃清了上市路前的最后一個障礙。



    02



    屢談屢敗



    障礙是沒有了,但這筆錢怎么出?



    要知道,2019年加多寶號稱贏利,也不過是10億,甚至有人懷疑這里面也有水份,畢竟沒有上市財報公布。這次,春節大戰,加多寶在終端的庫存也是數一數二的高,幾乎隨時都有崩盤的風險。



    難道是加多寶老板陳鴻道又改變心意?因為2019年贏利,準備加大對加多寶的投資了?這似乎不太可能。畢竟,加多寶某任領導與某廣告公司向陳鴻道進言說:全國形式一片大好,再給50億我們就能把王老吉干趴下了。然而,陳老板確實已經沒錢了。此后,加多寶公司內部一直流傳陳老板不會再給公司注資,企業自負盈虧,公司總部高層多年拿不到花紅。



    2019年的贏利,確實讓陳老板高興不少,并派其公子在加多寶出任高管。雖然動作不少,可依然改變不了缺錢的事實。


                                                                    



    倒是429日加多寶在其在公眾號披露的內容,透露了些許消息?!都佣鄬毤瘓F回購中糧包裝股份,為重組上市開路》的文章稱:此次融資是由國際知名投行組成的銀團來完成的。

                                             


    這才是上市的關鍵點,通過回購,能自主使用加多寶的品牌,支付給中糧包裝的錢由這家國際投行來完成。



    事實上,早先便傳聞有一家國際投行準備收購陳老板所持有的加多寶全部股份,只是,在簽約前,因為李春林告知陳老板加多寶贏利的消息,導致該投行被“放了鴿子”,而這家公司就是KKR(科爾伯格·克拉維斯)。



    其實,這些年關于投資加多寶的投行很多,當然,都是“傳言”。有說,當年加王剛分手,中糧就準備收購加多寶;還有,紅杉資本考慮收購加多寶,但陳老板只賣加多寶、不賣昆侖山(當年,加多寶內聯單上,也明確了加多寶跟昆侖山分屬獨立平行的公司)。只是,因為后來加多寶負責人被換,由負責昆侖山的李春林接手,才沒了紅杉的收購。而KKR,則是最新傳出的、有意加多寶的投行了。



    雖然,KKR在中國的知名度不如高瓴資本、紅杉資本,但在國際上比較出名,被稱為“全球歷史最悠久、也是經驗最為豐富的私募股權投資機構之一”,在胡潤研究院發布的《2019胡潤全球獨角獸活躍投資機構百強榜》排名第29名。



    可“親歷者”不曾發聲,沒人知道那次是“收購“還是”投資“,是真的“中止簽約”,還是達成某些協議,當然,也有可能根本不是KKR。



    03



    “窮”則思變



    從目前形勢來看,加多寶重組上市的機會不是越來越小,反而是機會越來越大。能取得這樣的成績,與加多寶大陸總裁李春林是分不開的。



    作為最新一任的負責人,李春林獲得的評價不高,甚至很多人認為加多寶如今的困局是因為他能力不足。然而,事實是:很多人沒看到加多寶之前已困難重重,而他正是加多寶“最壞”的時候接手的。經銷商不信任、供應商不信任,銀行不信任等等,所有的“合作”都要他重新建立。



    曾經很多人也勸他不要接手,畢竟,只是“工作”而己。但他還是帶著這艘撞在冰山上的大船,找到了一個新方向。



    他出任加多寶總裁后,公司作風更加務實。停止了高額的搭贈,改為底價,不與王老吉打價格戰,很多離開的老員工又重新回到加多寶,他又請回了2003年幫助加多寶做定位的成美公司——就是“怕上火喝王老吉“這個廣告語的真正提出者。成美雖然這些年與加多寶合作不多,卻一直思考著涼茶未來的方向。所以,人員回歸,銷售策略回歸,咨詢公司回歸,多方面配合才有了2019年加多寶的贏利。



    當初不看好李春林的人也都評價到:當下他是最適合加多寶的領導,也只有他的韌勁才能帶著加多寶重回復興路。



                                         


    為了這次上市,陳老板作出了全員持股的激勵,從辦事處負責人到工廠廠長,都會參與其中。雖然,很多員工反饋達成的條件比較苛刻,但對于陳老板來說,確實是很大的改變。要知道,這么些年,陳老板對加多寶無比看中,根本不允許將自己的股權分給別人。所以,才有那么多投資談不成,而陳老板對員工最大的獎勵就是讓該員工做加多寶的經銷商而己。此次的合伙人制,絕對是一個“天大的改變”。



    當然,能同意本次回購股份,對中糧來說除了經濟上的“實惠”外,也是中糧后寧高寧時代的瘦身政策。我們看到中糧賣了金帝、賣了葡萄酒莊、賣了五谷道場,甚至還賣了有著小蒙牛之稱的“君樂寶乳業”,而那些傳言,有中糧參與收購的企業,也都是不了了之。比如當年金絲猴,還有銀鷺,都是只聽中糧名,不見中糧行動(銀鷺,據說花落中糧),而此次的加多寶,更說明了中糧這些年的“入袋為安”才是王道的“核心”。



    所以說,本次與加多寶分手,是中糧集團與加多寶友情進一步加深、是對加多寶重組上市的最大支持。



    寫在最后:



    陳鴻道是一個“佛商”,相信因果。其實,從2019年贏利來看,如果再給加多寶點時間,加多寶是能自行恢復的。然而,才有好轉跡象的加多寶就因為此次疫情導致企業庫存加大,困難更多。他或能感覺到,加多寶不應該再完全屬于他一個人了,只有讓加多寶屬于更多的人,讓更多人參與,才有加多寶的未來。


    a片毛片免费观看,日本不卡一区二区高清,亚洲人成视频在线播放,欧美A级在线看不卡完整版,日本免费三级片在线观看